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這個春天注定我會和一場杏花的花事相遇。車過山谷,轉過山的那一邊,一片灼灼盛開的杏花倏然出現在我眼前,遠看潔白一片,近視花瓣間有隱隱約約的淡粉色,清雅素潔象淡妝的西子。這美讓我猝不急防,驚艷了我的雙目。好像老天故意把這樣潔淨的美,恩賜給這寧靜的山谷。正如宋代詩人楊萬里的詠杏五絕詩:“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請君紅白外,別眼看天工。” 杏花煙雨江南,我沒見過,可以想像那柔美嫵媚讓多少人情動心欣。北國春天的杏花更多是熱烈和奔放,也許是北國的春風總是帶有點點寒意,才讓這杏花開得如此熱烈。不管這個春天如何冷,這杏花還是一如既往地來到人間。 “應憐屐齒印蒼苔,小扣柴扉久不開。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葉紹翁的這首《遊園不值》可以說是膾炙人口了。寫庭園裡的杏花都能讓人那麼深切地感受到杏花的盎然生機,試想山中一片花海中的杏花會讓人生出多少熱烈的情懷和無端的欣悅。 “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其實宋祁玉《玉樓春》裡描寫杏花的詩句,一樣讓人頓生出春天的柔美之情和生機勃勃之感。不管杏花曾讓多少詩人吟詠和讚美,都沒有這片花海帶給我的美是那樣的別緻,這裡的杏花是白裡帶著一點點淡粉色,這類別的杏花也許單朵的看很平常,可是一樹一樹的花朵展現在你面前那就是另一番景致。也許是因為這杏花白色成份多,點綴著一點點粉色,看上去不媚不艷不嬌,讓你的心只能感受到清純和明淨。 唐詩人王涯的《春遊曲》專寫杏花,“萬樹江邊杏,新開一夜風。滿園深淺色,照在綠波中。”在江邊大片的杏林裡,一夜春風催開了杏花,萬樹顏色深淺不同的杏花照在一江清碧的春水之中,江邊杏花林,水中杏花影,互相映襯,春意倍加濃郁。江邊的杏花,水中的杏花,我無緣結識。我想這山中的杏花也自有其別樣的生動和絢麗,在北國硬朗的春風中,杏花這份執著和堅忍一如北方女子的豪爽和大方。山風輕拂花枝顫,彩蝶在花間飛舞,山野的安靜越發彰顯杏花的熱烈和生機勃勃。 心深陷,情飛揚。不經意的一瞥,多少美麗的情感在杏花枝頭綻放,紫陌紅塵情思遠,頃刻間,在杏花眸子裡,那清香,在山間,在枝頭,飄落成一首首婉約的宋詞。塵世間,還有什麼比這意外的相遇更讓我驚艷? 碧霄有路得相逢,春風無意杏林芳。千樹萬樹花枝盈,且伴青山醉春風。在這個春天,讓我沉醉在這片花海裡,不問今夕是何夕,不問紅塵紫陌事,且聽風吟,且伴杏花,心無塵埃,身在世外,溶於自然,讓心純淨如這杏花的淡然和安恬。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我說夏初會去海邊,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好吧。我喜歡坐火車去遠方,喜歡行走的所有過程。你喜歡坐飛機去旅行,你喜歡為了一個目的去奔赴,從這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我想去海邊看日出日落,親近深愛多年的大海。你喜歡嘗試另一個城市的夜店酒吧,你喜歡在燈紅酒綠裡尋找刺激。你笑話我的簡單平凡,張顯自己的貌美性感。我無所謂,你所擁有的只是彌補了你所缺失的。 我喜歡看日落日出,喜歡安靜的圖書館,喜歡安靜溫暖的人,喜歡沒有紛爭,喜歡平平淡淡的生活。你們笑話多俗呀。你們所謂的轟轟烈烈,試問有多少是持久的呢?煙花再美麗再熱烈綻放都只是轉瞬即逝。 我想在旅行中得到愉悅,散去多日來的陰鬱。我會與知我者同行。抱歉。 旅行有兩種意義:一種是找到一個美麗的地方,住下來放鬆和休息。而另一種則是行走不同的地方,看不一樣的東西。而不同的心情需要的是不同的旅行方式。一個人行走,好像一場與陌生世界的對話,期待每一天的新鮮。旅行給了我想加的理由,每一次的出發都意味著更熱烈的回來。每一個不同的遠方都意味著對平常生活的珍視,所以戀家的同時也同樣迷戀著遠方。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 我的小學之一 花花世界。政治文化中心。時代的溫度計。 那是一個多麼好的山窪喲。 爺爺,在那裡當炊事員。 那兒有各式各樣的辦公桌,各式各樣的鉛筆、毛筆、墨水、小刀和文具盒。那兒有整整一個供銷部。櫃檯裡,陳列著一些單調的食品,低檔香煙,廉價米酒和一兩種自上海、自北京、自武漢最新泊入的,不曾見過的東西。那兒有醫療室,搾花生油坊,那兒豎著幾根高高的桿子,桿子上常常飄著,一面並不很鮮艷的紅旗;桿子上安裝著,召集的和發佈的喇叭,美妙歌聲的喇叭。 大隊的支部在那裡。 我的小學,居然也在那裡。 我的小學之二 爺爺在那兒當炊事員,誰會想像得出呢。爺爺,居然在那裡當炊事員。 開學了,我可以在那兒整日地雀躍、飛舞、無所畏懼。放學了,放學就要回家,那樣子會顯得多麼急切,急切裡似乎還有,一絲兒莫名的孤寂,和落寞。他們多麼可憐啊!可是,那是他們的事情,我管不了了;至於我,放學回家,全在於我一時陡然的興致,或者說,我還沒有建立起,完整的放學的概念。假使有一天,我被放學的潮水裹挾而去,一哄而出了校門,那是因為我接二連三地夢見了山裡的蘑菇,高梢上的鳥窩和快要熟透了的山地裡的西瓜。還有一種可能,外公會照例地來到我家,我擔心我會錯過他手裡的筐子,錯過星夜裡或者雨夜裡,他積蓄了好久好久的,冗長又冗長的神話。 更多的時候,我選擇留下來;留在我心愛的小學裡,留在這個斜陽散淡的山窪裡,這個煙雨輕飛、碧草如絲的山窪裡;朗朗地讀著,爺爺悄悄塞給我的小書兒;做家庭作業,陪爺爺吃飯,過夜;聽,爺爺擦了又擦的老牌收音機;任爺爺的澡巾和澡液,飄過,我小小的身體。第二天,晨星映在窗格子上,我在山泉叮咚裡醒來;我是到達學校的,最早的學生。 噢,我的小學,我的山窪喲,我的巨大的空寂,我的輝煌的殿堂。你已鏤入我的骨頭,我會把你帶到死亡裡。你的光影,你的氣息,可以做寂滅者的衣裳。 爺爺,爺爺在那兒當過炊事員。 (二) 爺爺的老屋 雙間。一個單間靠東;一堵短牆,以大約三分之一的比例,精細地將它分割著。後半單元,無窗,光線神秘地幽暗著;爺爺的米缸、油瓶和一些或完好著或殘缺著的泥罐,挨壁依次圍放在那裡。那兒永遠是一則猜不透的謎語。那些泥罐好深,似乎什麼都有。我總是想偷偷地溜進去,使勁揭開它,把我的小手,我的小腦袋一齊擠進去;探,不停地探。 前半單元,嵌一山穴似的松窗;可以漏月,漏太陽,漏雨,漏風,漏遠山的蟬唱,漏春夜的電閃。那兒是爺爺洗澡和睡覺的地方。一桌,一櫃,一躺椅而已。 至若另一單間,建構相當;不同處在於,分割均等。事後我認為,這體現了爺爺幽深的、細膩的人文關懷。每至昏暮,爺爺便要早早地將我家的老黃牛,牽入這個單間的北國,爾後,爺爺便要在那南國燒起向晚的炊煙。 老黃牛,橫臥下來,反芻著。提燈照去,永遠是——— 那一堆,化也化不開的,疲憊和憂傷。 (三) 獨 守 老屋本不止兩間。爺爺的臥室以東,是我家的柴房和廢舊古物倉庫。比爺爺的空間大得多。再以東,參差隔著幾戶人家,是我家的新房。噢,我,我哥哥,我姐姐,我弟弟,我父親和我母親都暖暖地,涼快地,說著話,笑著,在這個新生代的皇宮裡。 我們都似乎忘記了老屋,獨留了爺爺在那兒把守。每念至此,我的心口便不由地悶得慌,寒得哆嗦。有一件事是一定的,爺爺,在老屋裡,寂靜地得著感冒,或者心痛,或者徹夜地咳嗽著,或者跌入遠古,或者淒然欲淚,於不可知的將來,我們都不知道。 我們至今,渾然無知。 (四) 兩張舊畫 最是向晚,村子裡泛著一派幽微的光絲。爺爺總是汲了一小桶一小桶的井水,微顫著,來回穿過蟬聲,穿過雜亂無章的小樹林,拐三個彎,就進了他的老屋。 最是霜晨,鳥聲廖落。爺爺的木門,鑽心地一響。他反覆地用他的粗糙的手掌,熨著,熨著那布丁滿結的衣裳;他熨平了,復又反覆地撣著襟袖上的灰塵。 我聽見他在咳嗽。 (五) 新 屋 爺爺,自然是另一家的人。爺爺似乎分明感到了什麼麼?爺爺終於在他大去前的幾年,到我家來了。 爺爺到我家裡來了。爺爺整個白天都在我家。整個白天,我都可以看到我的爺爺了。從前,我總要趁著晌午空寂的野鳥之聲,悠悠的,挨家挨戶地,嬉戲過去;膩了,定會忽地一閃,閃進,爺爺的門框,去貼一貼他的背,去抱一抱他的肩臂。 可是現在,爺爺到我家來了。爺爺整個白天都在我家裡。整個白天,我都可以看到,我的胖胖的高高的爺爺了。雖然一到傍晚,爺爺燒好晚飯,刷完碗筷,餵飽小豬,關好雞塒,就會回到他的老屋去;雖然晚上,我不能睡在爺爺的床上;但是,爺爺到我家裡來了—— 這是多麼迷人的音樂和圖畫,這是多麼磅礡無聲的力量啊。 爺爺到我家來了,後又去了,他那樣淡樸而又那樣深情,那樣安謐而又那樣莊嚴。他的每一聲輕喚,都是哺育和灌溉;他的每一個瑣屑的動靜,都是巨流和高山。他將所有狼藉的柴禾,一茬一茬地,斫齊;一把一把地,紮好;他要把它們,一堆一堆的垛起來,稱心如意的擺開;讓陽光打一打,讓風吹一吹;然後,火紅地,塞進生活的灶膛。 爺爺走了。爺爺走的時候,心裡邊沒有風霜,一定沒有,我想,我堅定地想。 爺爺幸福地走了。 那可以享用,可以醞釀,可以消解亦可以熔融的時光——— 留下來,繼續流淌。 文章來源:女人與小孩 |Eye on Boise | 洪斗的BLOG |懶得一言堂別版 | Ventura County Star War Blog |追遠堂 | 胡 說帶八道的 |Dave's Blog | 樂在棋中的BLOG |安意如大海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菜花黃,瘋子忙。油菜在村莊外的麥子地裡,肆意熱烈地黃起來,輕盈的花香飄進村莊,村莊裡整個春天都能聞到,油菜花那種腥甜、夢幻般的濃郁醺香。油菜一黃,陳梅梅就瘋了。陳梅梅坐在房簷台上,幾乎全是眼白的眼睛一動不動望著院子,嘴裡像村莊裡的孩子唱歌兒一樣,語無倫次哼唱著。陳梅梅家的院門敞開著,院子裡落滿了枯乾的桐樹葉和一灘灘雞屎,村莊裡一些無所事事的大人和還沒到上學年齡的孩子,圍在陳梅梅家大門口,一臉好奇、快樂地向院子裡張望著。陳梅梅的臉上,泛湧著一種難以抑制的激情,陳梅梅像一個才思敏捷的游吟詩人,想起什麼唱什麼,看見什麼唱什麼,她所唱的內容,既像天馬行空風馬牛不相及,又像真實地發生在村莊裡,人們在大門口聽著聽著,“轟”一聲笑了,有人從人群裡紅著臉離開了,陳梅梅將這個人唱進了她嘴裡,這個人想起,她曾向陳梅梅借過一勺辣面或者一勺鹽,一直忘了還。 陳梅梅瘋時,整個春天,孫小文的眼睛都是紅的,眼珠子腫呼呼的,像一整夜在水裡泡著。陳梅梅是孫小文的母親,孫小文一定在夜晚或者早上起來哭過。我和孫小文在一個叫羅局的小鎮上讀初中,我們村莊離羅局鎮有三里多路,一條土路蜿蜒在麥子地油菜地裡,東彎西拐,像一截被人丟在田地裡的爛麻繩。有好多早上,我已快走到了羅局鎮上,回頭望過去,看見孫小文才從村莊裡跑出來。孫小文的身後是他弟弟孫小武,孫小文和他弟弟孫小武的身影一會從麥子地裡浮出來,一會又淹沒在一片金黃色的油菜地中,像是春天的風吹著的兩張剪紙。有時候,早上第一節早讀課下了,孫小文才胳膊裡夾著書本,低著頭,一雙眼睛紅紅地走進教室。 學校裡的老師幾乎沒有說過孫小文什麼。或許,是因為孫小文那雙紅紅的眼睛,或許,是因為孫小文學習好的緣故。孫小文學習好,不是一般的好,是別人望塵莫及的好。孫小文從初一就是班上的數學課代表,一直當到了初三。別人絞盡腦汁也做不出來的一道數學題,拿過去問孫小文,孫小文嘴咬著鋼筆筆帽,看完題,一雙眼睛使勁眨一下,再眨一下,數學題就解出來了。孫小文說話時有時候結巴,越急越結巴,這就使得他常愛眨眼睛,眼珠子咕嚕咕嚕左右轉動在眼眶裡,一眨一眨,好像別人做不出來的那些習題的答案,就藏在他的眼睛裡。 油菜花一落,陳梅梅就好了,好像她在油菜花黃的那些天裡,剛剛做了一場連自己也記憶不清的夢。陳梅梅不大愛說話,她家的大門,在油菜花落後從早到晚一直緊閉著。陳梅梅有時走在村莊裡,別人和她說一句她在油菜花開時所唱的那些歌兒,陳梅梅臉一紅,一聲不吭就低頭走過去了。陳梅梅的丈夫孫廣厚在咸陽工作,好像是什麼軍工廠,孫廣厚只有過年時才回來。孫廣厚回來時,孫小文和他弟弟孫小武常將他父親帶回來的一種叫做鎂的金屬,拿出來給村莊裡的孩子。鎂像煙殼裡的錫紙一樣白,一片片明晃晃的,用火柴點著,會發出熾白、耀眼的亮光。孫小文曾給我他父親帶回來的幾片鎂,我在正月十五晚上點過,劃一根火柴,哧一聲,一團熾白、耀眼的亮光,映照得院子裡一片雪亮,鎂燃燒後的灰燼,落在地上,像一灘雪白的雞屎。許多年後,我和孫小文上了初中,在化學實驗課上,老師做實驗時所用的那種金屬鎂,跟孫小文小時給我的,一模一樣。 初中畢業,我考上了咸陽一所中專,孫小文沒有考上中專,孫小文考上了高中。去羅局鎮上的學校裡領了錄取通知書,走在回村的路上,我忽然感覺到一種輕鬆。我考上的是咸陽一所農業學校,在拿到錄取通知書以前,我甚至連這所學校聽都沒有聽說過,這所中專並不是我夢寐以求的,我只是覺得,我和孫小文此刻正走著的這條蜿蜒在麥子地油菜地裡,下雨天時常變得稀糊糊的土路,我再也不用走了。但對孫小文來說,這樣的路還長著呢,孫小文考上的高中在一個叫益店的鎮子上,距離我們村莊,要翻過一道溝,大約有二十多里路。土路邊的麥子已黃了,已經有人在地裡割麥,油菜地裡的油菜早收割了,玉米一片片綠茵茵已有一?多高了。快走到村莊裡時,我忽然聽見,孫小文說,我數學怎麼才考了那麼一點?!我回過頭,我忽然看見,孫小文的眼睛裡滿是眼淚,孫小文不停抬起胳膊用手擦著,但淚水還是從他的眼眶裡湧出來。陳梅梅瘋時,孫小文的眼睛是紅的,但我從來沒見過孫小文的眼裡有淚水。孫小文沒有考上中專完全出乎老師同學的意料,孫小文數學考得太少了,才80多分,孫小文離中專錄取分數線,只差2分。 快過年時,學校放了寒假。我剛回到家,母親就說,陳梅梅死了。年根時,陳梅梅時常在她家院子裡喊她肚子疼,孫廣厚到過年時才回家,孫小文在益店上高中,孫小文的弟弟孫小武初中沒畢業就跟村上的人打工去了,別人以為陳梅梅又瘋了,在胡言亂語,誰也沒將陳梅梅的喊聲當回事。幾天後,陳梅梅就死了。我在村莊裡碰上了孫小文,陳梅梅剛過盡七,孫小文和他父親孫廣厚他弟弟孫小武從墳地裡回來,孫小文穿著身白孝衫,看見我,孫小文似乎還咧著嘴向我笑了一下,但孫小文的眼睛是紅的,跟春天油菜花開時陳梅梅瘋的時候一樣,眼珠子腫呼呼的。我問孫小文,學校裡學習緊嗎?孫小文說,不緊。孫小文在益店高中學習像他在初中時一樣,也是別人望塵莫及的好。我和孫小文剛說過幾句話,看見他父親和弟弟走遠了,孫小文就攆著他父親和他弟弟的背影,向他們家的方向走了。 有一年五一,我放假回到家。夜晚,孫小文來看我。半年多沒見面,孫小文一下比我猛高出了半個頭,他嘴唇上的絨毛,黑沉沉的。孫小文談戀愛了。他愛上了他們班的語文課代表,或者說,他們班上的語文課代表,愛上了孫小文。我和孫小文在屋子裡說了幾句話後,我們走到了村莊外面,一條僻靜的土路上。孫小文給我說著他和那位名叫劉粉英的女同學往對方的書桌裡偷偷地塞紙條,寫情書,甚至,他上晚自習時,偷偷和劉粉英跑到高中校園外的田野裡。孫小文給我說著說著,忽然漲紅了臉,結結巴巴說不下去了。孫小文說,我……我們……那個了……孫小文使勁眨著眼睛,孫小文的眼睛裡,湧動著羞澀、興奮的波光。我和孫小文都十八歲了,我還從來都沒有戀愛過。有一段時間,我晚上失眠時眼前總飄著一位從漢中來的女同學的影子,後來,我發現那位女同學和我們班上一位愛踢足球的男同學手拉手走在一起,此後我再也不失眠了。孫小文對我說的“那個”到底是什麼,我連一點這方面的經驗都沒有。淡淡的月光落在我們身邊的麥子地裡,村莊外面,油菜花又開了。油菜花開的夜晚,村莊裡連我們嘴裡呼出的氣,好像都是芳香、腥甜的。 但是孫小文沒有考上大學,和孫小文談戀愛的那位名叫劉粉英的女同學也沒有考上大學。高中開學時,孫小文那位名叫劉粉英的女同學騎著自行車,來孫小文家裡叫孫小文和她一起去縣城裡復讀,但孫小文沒有答應。據說,那位女同學後來流著淚走了。孫小文的弟弟孫小武瘋了。 孫小文的弟弟孫小武初中沒畢業,就跟著我們村莊裡的人去西安打工去了。一年後,春節過年回家時,孫小武從西安工地上領會來一個老家在乾縣的女孩子,正月裡,就領了結婚證待客結了婚。孫小武瘋的時候,兒子連滿月都沒過,孫小武整天立在村莊口,媳婦怎麼勸說都不回家。孫小武瘋時,一句話都不說,只是整天立在村莊口,向村莊外的麥子地和油菜花黃燦燦的油菜地,呆呆地望著,一望,就是一整天。孫小武一瘋,孫小武的媳婦抱著孩子去了乾縣老家,不回來了。 孫小文高考落榜後,就跟著我們村莊裡的人去了西安工地上打工。臘月裡,孫小文回家將他弟弟孫小武接到了西安,住進了醫院。正月裡,我回老家過年,聽村子裡人說,孫小武死了。孫小武是喝農藥死的。據說,孫小文將弟弟孫小武帶回家時,孫小武的病好了。走進了他家的院子,開了房門,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孫小武一屁股坐在門檻上,“哇”一聲哭了。孫小文打掃完院子,正在廚房裡做飯,忽然聽見院子裡“啪”一聲,響起瓶子的碎裂聲。孫小文從廚房裡跑出來,看見一瓶農藥被孫小武幾乎喝完了,藥瓶碎在了地上,孫小武人已經軟了。孫小文喊人將孫小武拉在架子車裡,還沒到羅局鎮上的醫院,孫小武就斷了氣。我不知道,弟弟孫小武死的時候,孫小文是不是哭過,他的眼睛是不是像母親陳梅梅死的時候一樣,紅紅的,腫腫的,眼珠子像整夜在水裡泡著。有一年正月裡,我去村莊東面的墳地裡給父親上墳,有人指著陳梅梅墳邊,一堆小小的荒草覆蓋著的土疙瘩對我說,那就是孫小武的墳。 幾年後,孫小文結婚了。孫小文的媳婦娘家在我們村莊東面一個名叫東寨子的村莊裡,我有幾次回老家時碰上孫小文的媳婦,抱著一個吃奶的孩子坐在她家院門口的門廊裡,臉扁扁的。孫小文像我們村莊裡的那些男人一樣,常年在西安工地上打工,只有過年或者收種季節才回一趟家。有一年,我回家幫母親收麥,在村口,我碰上了孫小文。我和孫小文打了聲招呼,剛說了幾句話,孫小文就提著鐮,向村莊外面的麥子地裡走了。孫小文戴著頂草帽,他走路的樣子像村莊裡那些上了年紀的人一樣,頭低著,身子向前傾著,兩條腿一擺一擺的。孫小文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有一年,我聽人說,孫小文的父親退休時,孫小文頂替父親進了咸陽的軍工廠,當了車工。後來,又聽說,孫小文在工廠裡上了一年多班,工廠裡的工資根本不夠養活媳婦和孩子,他又去西安,和我們村莊裡的人一道在西安工地上打工。有一天,我在羅局鎮上下了車,忽然看見公路邊立著孫小文。孫小文說,他回咸陽的工廠上班了,他的兩個孩子都到了上學的年齡了,城市裡的教學質量比農村要強些。孫小文還說,他買了別人的二手房,因為去銀行貸款需要證明,他剛去了趟鎮上的派出所。後來,去咸陽、西安方向的長途班車來了,孫小文握了握我的手,就上車了。在孫小文踏上車門的一瞬,我忽然看見,孫小文滿頭的頭髮,幾乎全白了。此後,回老家,路過孫小文家的院子,我看見,孫小文家的土牆院牆豁豁牙牙幾乎快剩下半截了,透過院牆的豁口,可以看見院子裡一簇又一簇的雜草,和落滿院子的厚厚的桐樹葉和楊樹葉,看來,孫小文家裡已有好長時間沒有住過人了。 我有好多年已沒有見過孫小文。不知道,他現在在咸陽生活得好不好?在那些油菜一片片黃燦燦的春天裡,他會不會想起他的母親,那個將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給過他痛苦和屈辱的瘋子母親! 文章來源:江南倦客 |天蠍蝴蝶的BLOG | 易車網肖立秋的BLOG |母子畫卷 綻放親情 | 家在此,愛在此 |星座古易方 | 混血小美:耐心 毅力 愛 |舒蕪的BLOG | 長平之誰是誰非 |◇白寀綁孓﹏◆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寒冬的夜晚尤為漫長,迷糊的睡夢裡驚醒,朦朦朧朧的窗戶,外面迅速的刷刷的聲響,腦子一個勁想,幾點了呀?看隨手習慣性地在床頭摸手機,緊閉的眼睛使勁踩睜開,才四點半呀,什麼聲音呀?   一個人猛然地清醒,外面有人,是誰呀?半夜三更的,想起來去看看,然而,柔柔溫暖的被子,暖暖地貼著在身上,被子外面冰冷的空氣,這幾天氣溫還將近零度,雖然窗戶打開得不大,還是有一種無形的寒氣襲擊著我溫暖柔和的面頰,讓我就差點沒有把頭也躲到被子裡去,這麼寒冷冬夜,會有誰呀?亂世紅塵,快過年了,正是元旦,難說是什麼情況呢。   稀里嘩啦地聲又響起,在拉倒外面紙板箱的聲音,逼著我急忙從被窩裡鑽出來,跑到陽台上悄悄地看著,啊!啊!原來是有一個五十幾歲大媽,穿著厚厚的棉襖,手裡帶著一副線手套,在掃地呢,那刺骨的寒風廝打著她,那裡扔有很多大小紙箱,在北風猛烈吹刮下,紙片零亂了,她在收拾著紙板,和垃圾,旁邊一輛手拖車,裡面裝滿著我們平時垃圾桶裡,又髒又臭的垃圾。   我頓時呆了,當我們每天起來,地面,馬路,垃圾桶旁邊都乾乾淨淨的,我以為是她們比我起得早一點而已,從來我都不知道是在半夜裡掃地,還是一位這樣年齡,身軀單薄的大媽。最近清晨裡,路邊的積水都被冷風吹得亮晃晃的,早上不小心就會摔跤的,在這冰凍寒霜的夜晚,誰不想捂在那厚厚的棉被裡啊?我們都想盡量地多懶床一會會,體會那懶床的感覺,感受著偷懶的幸福滋味。   在這樣節假日裡,在我們歡樂的時候,興奮和衝動時分,放鞭炮,煙火等,造就出一切的一切,原來都有她們這樣一些暗不起眼,默默無聞,拿著可憐的工資,在這樣別人開心著全家團聚,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她們卻在暗地裡辛勤的付出著,奉獻著。   像他們這樣的人還有很多,鐵路車上人工人,他們像火車的兩根鐵軌,無論晴天,暴雨,霜凍,哪怕是積雪三尺,它還是在那冰冷的地面上舒展著造福人類,每天火車的輪子,磨平一層層的鐵軌,磨得發亮,它依舊毫無怨言地為人們奉獻著,那就是鐵軌的使命吧!   當我感覺到冷了,急忙躲到被子裡,安靜的平躺了很久,可是那顆砰然驛動的心難以平靜,再也難得入眠了?乾脆把筆記本電腦拿到床頭,打開上網吧。   這樣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QQ不可能會有人,就算有人,也是隱身氏族吧!習慣性的先登QQ,也可以順手牽羊地關心一下別人的菜啊!當我打開空間時,發現才幾個小時沒有上網,我有九條信息,驚奇地馬上打開,節日禮物,祝福,在忙碌的節日裡,只是一些虛偽的禮物和祝福,也足夠我們思緒蕩漾在飄渺的懸空裡無限徜徉,還有幾條我師傅給我日記的評論,也不只是幾條評論的問題吧!常言道旁觀者清,因為評論像一面透明鏡子,可以看清自己美麗容顏,醜惡的雀斑,瑕疵和斑點。   當我打開我們那個貴州「凱裡365網站」時,網站裡一天也會有很多評論,那個名叫蒼海桑客,今天回復了23貼啊,像他這樣真誠,實在的回帖,實在不多了,難得啊!   或許像人們說的那樣回貼也是一種美德吧!不過好像沒有幾個人會真誠地指出你的缺點,你的不足,或許我們也需要這樣真實的評論吧,才能讓我們瞭解自己的不足,學習到更多的東西,所以很非常感激一些支持和鼓勵我的朋友,也許那只是你無意的一筆,隨口的一言,卻給予了更多無比的精神動力,感謝師傅,不論我那些錯亂的字跡好與劣,他都會指正,一如既往地給予支持和鼓勵,讓我才看得黎明的曙光,看得希望的前線。   是呀!是元旦,這個節日讓我很開心,過得很幸福,雖然人們都是網絡是虛偽的,但屏前那顆炙熱的心是鮮活,真實的,我們都會有很多驚喜,也會很多動人的瞬間,很多心靈的感動,讓真誠變成一種卓越的智慧吧!像和風細雨一樣滋潤和融化我們的心靈,像清澈的溪水一樣流淌,那是心靈與心靈的自然親近,猶如讓心靈沐浴在燦爛的陽光裡照耀,給我們帶來一絲絲光明與溫暖!   其實,在我們身邊,有時候,有很多像清潔工,鐵路工,這樣的人,在暗暗地,無形支持和付出,奉獻,給予著我們。   雖然,我知道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可是我們有時候,有些人會激勵和改變著我們的。   有時候,有些人,會永遠留在心靈深處,遠去的記憶裡頭.......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應在全國開展兒童血鉛超標普查,及時給受鉛污染影響的兒童科學排鉛,防止其智力下降,身高受影響。」鄧偉志等全國政協委員稱,當前由於鉛污染防控體系不健全,四分之一的奶瓶以及學生課桌椅、教材封面等都超標釋放鉛金屬,目前中國兒童鉛中毒幾率過半數。 據悉,日前國內兒童玩具以及學習用品的含鉛現象普遍。據有關部門抽樣檢測,23種國產玩具中,7種玩具表面油漆中所含可溶性鉛超過國家允許值(250毫克/千克)。另據有關部門檢測,部分學校課桌椅黑色油漆層中鉛含量超過國際標準36.7倍,有的教科書彩色封面超標達12倍。 中國消費者協會近期對市場上銷售的奶瓶彩色圖案作金屬釋出量抽檢,25%的奶瓶會釋出鉛等重金屬,其中少數甚至超過歐洲安全標準的20倍。兒童經常使用這類產品,容易造成鉛污染。中華醫學會深圳分會不久前對11438名中小學及幼兒園學生,65%的兒童血鉛含量超過100微克/升的國際鉛中毒標準。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不管什麼事情都是需要學習,慢慢鍛煉的,夫妻生活也是這個道理,要想「性福」就要好好看看了   ?準備五分熟牛排和炸薯條   不少食物有很好的催情效果,為得到性福,女性可飲食方面的選擇下些功夫,比如牛肉可以提供蛋白激素,有助於提高性興奮。晚餐時,可選擇一份五分熟的牛排。如果為了保持苗條的身材,也可用糙米代替。另外,土豆富含性激素分泌的必需成分——維生素B5,可多食用,因為性激素是形成性高潮的必要條件。如果實在不喜歡土豆當菜,那麼去買炸薯條當零食也不錯。   ?學會深呼吸   高潮往往需要積聚很多的力量,用以快感的爆發。如果在高潮快要到來之時深呼吸,快感會更強烈。因為深呼吸能夠促進血液流向陰蒂,增強肌肉的緊張感和力度,增加高潮的力量。   因此,在平常,女性可鍛煉如何進行緩慢而充分地深呼吸,以便體驗到更強烈的性高潮。   ?睡前喝一杯蜂蜜茶   蜂蜜可美容,其糖分也能提高血液中睪丸激素的水平,而茶中所含的咖啡因能夠提高你的能量,其所散發出沁人肺腑的清香,還有興奮神經、激發性慾的作用。夫妻同房前共飲一杯蜂蜜茶,不僅可振奮精神,還可增強對性刺激的感受能力和反應能力,有助於提高房事質量,讓性愛火花四射。   ?學會讓自己熱起來   女人有時候可自己擰開性愛的開關,比如撫摸自己。習慣撫摸自己的女性比專門等待男性來啟動性按鈕的女性更容易達到高潮。   在高潮未來臨前,如果女性撫摸自己配合男性讓自己儘管「熱」起來,可提高陰蒂周圍的血液集中度,讓身體各項機能充分調動起來。   ?學會收縮PC肌   堅持收縮PC肌,可增強女性的性反應能力和性滿意程度,在做愛的過程中,女性若能自如地收縮PC肌群的話,可讓彼此的觸覺更加敏感。因為PC肌的強度與女性在性交時達到性高潮的能力有直接關係。   有什麼方法可以讓PC肌收縮自如呢?女性可常做類似憋尿動作來收縮PC肌,而且要反覆地排尿和中止排尿的過程,持之以恆才有效果。   ?對男性多一點要求   性愛不是男人一個人的事,也不是女人一個人的事,所以性愛離不開男與女的溝通和交流。如果你期望高潮隨叫隨到,必須讓你的性伴侶知道你期望什麼、喜歡什麼,在每次激情過後,告訴他今晚哪一點做得最棒,是讓你感覺最好的。   另外,還可以要求他撫摸你的秀髮。女性的頭部皮膚集中著上百萬個神經末梢,當男性輕撫女性秀髮時,往往可使女性的腎上腺素的分泌加快,讓高潮到來的機會增大。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